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

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題

作者:王琳 來源公號:天涯法律評論

【導讀】對迪士尼而言,在完善格式條款、更充分履行告知義務、更有效提升園內餐飲服務等方面,有太多改進的空間。而對大多數人而言,沒去過迪士尼,也算不上什么人生遺憾。不滿意它的價格和明示的服務條款,用腳投票就好。

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題

圖/新京報

園紅是非多

上海迪士尼自2016年開園以來,人氣火爆。“園紅是非多”。2017年11月,上海迪士尼樂園對游客須知進行調整,禁止游客攜帶任何食品,包含酒精飲料以及超過600毫升的非酒精飲料進園。就是這條“禁止自帶食品”,時為公共輿論所關切,并引發如潮批評。

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題

圖/上海迪士尼官網截圖

一年多來,多位游客向上述規定發起過挑戰,其中也有訴諸司法的案例,但都以法院不予立案告結。今年接棒挑戰的是華東政法大學一位大三的學生小王。從訴訟請求來看,仍是“新瓶舊酒”:一是要求確認上海迪士尼樂園禁止游客攜帶食品入園的格式條款無效,二是要求上海迪士尼樂園賠償損失46.3元。不一樣的是,這次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以“服務合同糾紛”為案由立案了。最新的消息稱,案件還在進一步審理中。

同類案件,同類事由,證據材料大同小異,所依據的法律也無變化。而在結果上卻有了立案和不立案的區別,這背后的事由和依據值得追問。有人以迪士尼的外資布景和中美貿易糾紛來解釋,這樣的以訛傳訛不但無助于訴訟的解決,更與正在全面深化中的法治建設各走各路。無論是對消費者,還是對迪士尼,又或是對廣大圍觀群眾,都需要用法律(而不是用民粹主義或虛構的政治正確)來說服:為什么“禁止自帶食品”是合法/非法的?

從“侵權之訴”到“合同之訴”

查去年“王軍召訴上海迪士尼案”,浦東新區法院給出的“不予受理”理由是這樣的:

本院認為,企業有自主經營權和管理權,被起訴人的經營方式已形成商業模式和國際慣例,并且也得到中國官方的認可,起訴人將“開包檢查”和被告知“不得攜帶食品放園”的行為認定為侵權行為是對民事訴訟法的曲解,起訴人與被起訴人之間的爭議不成立民事訴訟法意義上的訴,起訴人之起訴于法無據,依法不能成立。

裁定書并未詳述為何起訴就是對民事訴訟法的“曲解”,王軍召后上訴至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得到的回復仍然是“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而僅僅幾個月過去,同一家法院卻受理了華東政法大學小王的訴請,個中原因也許就在于,案由已從去年被駁回的“侵權之訴”變成了現在的“合同之訴”。

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題

從法律之爭到輿論之爭

而在公共輿論場上,對上海迪士尼的批評早已超出了個案的訴請。總結起來,大致有如下一些問題:

  • 一是認為上海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規則自己不合法,屬“霸王條款”;

  • 二是認為上海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規則未預先明示,或未充分履行其告知義務;

  • 三是認為歐美幾家迪士尼均無“禁止自帶食品”規則,而獨亞洲區域有此禁,涉嫌國別歧視

  • 四是認為上海迪士尼內售食品太貴,有壟斷經營之嫌;

  • 五是認為上海迪士尼園區太大,消費者有在園內就餐的客觀需求,“禁止自帶食品”就是強制消費

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題

上海迪士尼安檢口,經常人滿為患。進入上海迪士尼需要兩道安檢,有人工搜包環節。

在上述問題中,雖然批評的矛頭都指向上海迪士尼,但每一條背后的法律邏輯卻大不相同。如認為上海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未預先明示,或未充分履行其告知義務的,可能暗含了這樣的判斷:只要上海迪士尼盡到了預先明示和告知義務的,就不是問題。而如果“禁止自帶食品”自己即為“霸王條款”,根本無需關注上海迪士尼是否明示或告知。

先告知后購票,告知才有意義

根據這次成功將上海迪士尼告上了法院的小王所稱,今年1月28日,她花了365元在某款APP上購買了一張迪士尼樂園一日游特價票,并于1月30日前往游玩。“在購買門票時,并未見到有‘禁帶食物’等相關提示。”

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題

上海迪士尼樂園門票后背

圖/小王同學提供

而據《合同法》第39條之規定,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必須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并依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條款予以說明。相關司法解釋對此條有更詳細的規定。盡管上海迪士尼在其官網和入園處等地,均明示了包含有“禁止自帶食品”在內的“游園須知”,但這種告知義務理當在消費者購票之前完成才有意義。也就是說,不管負責售票的APP與上海迪士尼是何種法律關系,應向消費者充分履行的告知義務都不可免除。至于該APP與上海迪士尼在未盡告知義務的責任分擔上孰大孰小、比例幾何,則是這兩家的事了。

禁令只禁君子,搜包是“硬傷”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迪士尼對游客搜包,也是個“硬傷”。“搜查”只能由司法機關按法定程序實施,迪士尼保安顯然無權。中消協負責人日前就表示,樂園搜身不同于安檢,違反法律有損人格。

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題

上海迪士尼入園搜包處

“格式條款”≠“霸王條款”

有意思的是,原告小王雖強調其購票之時未見“禁帶食物”的相關提示,又向法院訴請確上海迪士尼格式條款無效的確認之訴。很多圍觀者據此認為,確認“禁止自帶食品”這項格式條款無效,就是確認“禁止自帶食品”這一“霸王條款”無效。但事實上,格式條款無效也可以是經營方未盡告知義務導致無效。格式條款并不等同于“霸王條款”,本案中的無效也并不導致所有的“禁止自帶食品”條款均無效。在市場經濟中,格式條款不但是倍受鼓勵的,且現今仍在被大力推廣的市場慣例。毫無疑問,格式條款可以大幅降低交易成本、便利交易的進行。我們可以反對“霸王條款”,但完全不必一棒打倒“格式條款”。

從格式條款的視角論,上海迪士尼“禁自帶外食”,與影院“禁自帶外食”、餐館“禁自帶酒水”等,在法律性質上并無區別。公共輿論場上,由于消費者人數總比經營者多出很多,出現一邊倒的輿情偏向,實屬正常。但立法和司法卻要平衡各方利益,努力實現公正。法律面前,消費者并非上帝,經營者也非霸王。無論是消費者,還是經營者,都應連結責權利的一致和平衡。好比,上海迪士尼的《游園須知》中也規定有“不得攜帶武器、易燃易爆物品等入園”等內容,迄今未見游客對此提出過異議。雖然它也是園方單方面設定,但判斷這一條款是不是“霸王條款”,顯然不是根據它的設定主體是誰,而更主要是公眾對此條有著高度共識。

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題

有不少法律人指稱,因迪士尼園區面積大,游玩耗時較長,游客有餐飲需求是客觀存在的。迪士尼雖允許游客出園就餐(迪士尼小鎮的餐飲較之園區內更豐富,性價比也更高),還允許游客就餐后返回,但這對消費者來說仍是不利選擇。有位夏姓律師就指出,這是迪士尼“變相地迫使消費者在游玩時間與出園就餐之間做出選擇,消費者若不愿浪費游玩時間,就只能選擇園內價格高昂的食物;若消費者選擇出園就餐,就會嚴重浪費游玩的時間。”

這一觀點還得到了不少法律同行的力挺,但游客又要吃得好、吃得便利、吃得實惠,還要節省游玩時間,這是不是也有點“霸王”的味道?

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題

上海迪士尼一支網紅火雞腿賣80元。

無論是主題樂園,還是影院、劇院或餐館酒店,是否允許消費者自帶食品,主要取決于市場博弈和公共管理需要。一些美式快餐店里,可樂7元一杯,在超市可能只要2元。這算不算強制消費?不是。因為你隨時隨地可以去超市買。但你不能說:去超市太遠了,會妨礙我在店里享受就餐,且我去超市買來可樂還得重新排隊,太浪費時間了。我就是要自帶可樂和炸雞在你店里吃。對不起,這才是“霸王”!

依《消費者權益庇護法》第26條規定:“經營者不得以格式條款、通知、聲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費者權利、減輕或者免除經營者責任、加重消費者責任等對消費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規定,不得利用格式條款并借助技術手段強制交易。格式條款、通知、聲明、店堂告示等含有前款所列內容的,其內容無效。”這一條款也是“小王訴上海迪士尼”的主要法律依據之一。《消費者權益庇護法》旗幟鮮明地反對“霸王條款”沒錯,但“禁止自帶食品”是否可視為消法上所稱的“排除或者限制消費者權利、減輕或者免除經營者責任、加重消費者責任”的格式條款,卻是值得討論的。從上海迪士尼關于游客餐飲消費的彈性政策來觀察,包含“禁止自帶食品”在內,對消費者權利有限制不假,卻未達到“排除”的程度。至于結果如何認定,還有待法院的裁判。

合法性審查>道德審查

消費者有餐飲需求,園內食品太貴,都不是認定“禁止自帶食品”就是“霸王條款”的理由。園區很大,游客也有交通的需求,為什么不能允許游客自開私家車入園?原因很簡單,主要是基于公共平安和公共管理的需要,同時也是經營者增加營收的需要!禁止私家車入園,是一個根本不需要在《游園須知》中載明,也不需要以格式條款明示的規則。

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題

主題樂園內的游覽車,都是由樂園“壟斷”經營的。作為游客,你可以不坐游覽車,而選擇走路。如果只站在消費者立場,而不顧及消費者與經營者責權利的平衡,那么“禁止開車入園”也當同屬“霸王條款”,應歸于無效。

允許游客自帶食品,無疑也會增加經營者的管理成本,當然同時也會影響園內餐飲的銷售。經營者又不是慈善家,經營者以贏利為目的也毋須批判。

作為格式條款,并不因為其目的是為了或包含有增加經營方的收入就要歸于無效。格式條款是否屬于“霸王條款”,還得回到法律。對“禁止自帶食品”進行合法性審查,比進行道德審查,要重要得多。

亞歐有別≠國別歧視

再說說國別歧視。諸如“歐美人帶得,亞洲人帶不得?”這樣極易挑動民粹主義的標題,掩蓋的是本該成為討論前提的基礎事實。

從目前的媒體披露中可知,同在亞洲的三家迪士尼樂園,均有“禁止自帶食品”的規定,而位于歐美的幾家則沒有。以上海迪士尼為例,“禁止自帶食品”的對象并無限定國別。也就是說,包含國內游客和國外游客在內的全體游客,在上海迪士尼都不被允許自帶食品。這就不是“歐美人帶得,亞洲人帶不得”了,而是“歐美人和亞洲人都帶不得”!

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題

圖片來源:央視新聞截圖

同樣,在歐美幾家迪士尼,沒有“禁止自帶食品”,那就是“歐美人帶得,亞洲人也帶得”,這算哪門子歧視呢?

我們最需要確認的是,迪士尼在中國進行經營活動,就必須遵守中國法律。對上海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等行為進行合法性審查,確屬必要。若對輿論進行撕裂式挑動,顯然不利于理性探討,還是少來。

可用法說話,更可用腳投票

回到法理之辯,對于自己具備充分競爭的市場,司法不干預或消極干預好過積極干預。市場秩序的維系既應拒絕經營者強賣,也應拒絕消費者強買。偏頗任何一方都會導致市場的災難。

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題

迪士尼是家主題樂園,在國內,海昌、長隆、萬達、方特、歡樂谷、錦江樂園等,都是它的競爭者。只要做過旅游攻略,都應該知道迪士尼園內消費很貴,尤其是食品。公共輿論聚焦上海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是件好事。它讓更多沒去過迪士尼的潛在游客,還有機會根據自己的消費能力,合理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游樂園。

對迪士尼而言,在完善格式條款、更充分履行告知義務、更有效提升園內餐飲服務等方面,有太多改進的空間。而對大多數人而言,沒去過迪士尼,也算不上什么人生遺憾。不滿意它的價格和明示的服務條款,用腳投票就好。用腳投票比起用鍵盤攻擊,對降低迪士尼樂園內高企的食品價格一定更有效。

來源:新京報2019年8月16日,評論專欄

迪士尼“禁止自帶食品”:情緒裹脅下的法律議題
上一篇:重磅!上海79個景點集體半價!包含迪士尼、東方
下一篇:媲美迪士尼的公司,全球只有三個城市有駐場秀
彩神帝 富源县 | 仁布县 | 耒阳市 | 纳雍县 | 盐源县 | 洛隆县 | 永宁县 | 娄底市 | 翼城县 | 施甸县 | 民丰县 | 北票市 | 凉城县 | 新兴县 | 林周县 | 哈密市 | 治县。 | 孝感市 | 惠来县 | 古田县 | 涡阳县 | 霍州市 | 财经 | 五大连池市 | 铜山县 | 临洮县 | 宁明县 | 五常市 | 犍为县 | 康保县 | 巨野县 | 淳化县 | 军事 | 荣成市 | 宝兴县 | 松桃 | 中江县 | 达州市 | 福安市 | 嘉祥县 | 谷城县 | 肥西县 | 井陉县 | 甘肃省 | 北流市 | 平陆县 | 文化 | 普陀区 | 胶南市 | 武威市 | 科尔 | 焉耆 | 青铜峡市 | 井研县 | 乐昌市 | 班戈县 | 定南县 | 吴江市 | 平谷区 | 壶关县 | 乐都县 | 嘉祥县 | 舟曲县 | 五原县 | 上高县 | 达孜县 | 夏河县 | 手游 | 崇文区 | 城市 | 保山市 | 陇川县 | 彰化县 | 盘山县 | 讷河市 | 渭南市 | 安吉县 | 庆安县 | 怀仁县 | 吉木萨尔县 | 灵丘县 | 昭觉县 | 浙江省 | 平罗县 | 兰坪 | 丹巴县 | 牙克石市 | 安平县 | 东乡县 | 尚义县 | 黔东 | 十堰市 | 江永县 | 浦北县 | 盐津县 | 南昌县 | 阿拉尔市 | 临桂县 | 浮山县 | 菏泽市 | 开阳县 | 容城县 | 济源市 | 威信县 | 吉木萨尔县 | 大冶市 | 郴州市 | 灵武市 | 安塞县 | 客服 | 莒南县 | 丰县 | 武城县 | 仙游县 | 济阳县 | 民乐县 | 泰来县 | 罗江县 | 澜沧 | 尼勒克县 | 河北省 | 延寿县 | 阳信县 | 大渡口区 | 阿克陶县 | 赫章县 | 大渡口区 | 新建县 | 松原市 | 彩票 | 茶陵县 | 徐州市 | 商南县 | 上杭县 | 乌鲁木齐县 | 县级市 | 泌阳县 | 若羌县 | 枝江市 | 宁南县 | 沾益县 | 巩留县 | 大兴区 | 关岭 | 嘉鱼县 | 凉城县 | 关岭 | 内乡县 | 东台市 | 阜南县 | 三门县 | 建瓯市 | 大理市 | 灌云县 | 巴青县 | 葫芦岛市 | 永康市 | 安宁市 | 三江 | 贡山 | 墨竹工卡县 | 宁远县 | 玉林市 | 泸定县 | 正阳县 | 鹰潭市 | 天台县 | 赤峰市 | 大港区 | 乌鲁木齐市 | 永靖县 | 弋阳县 | 隆化县 | 葵青区 | 中牟县 | 辛集市 | 临沭县 | 杂多县 | 抚宁县 | 乌兰察布市 | 安化县 | 阳江市 | 那坡县 | 西乡县 | 礼泉县 | 建水县 | 施甸县 | 锦屏县 | 大悟县 | 开原市 | 吴桥县 | 岳普湖县 | 双牌县 | 常山县 | 洛川县 | 铁力市 | 托里县 | 肥乡县 | 洛阳市 | 黔南 | 军事 | 肃南 | 呼图壁县 | 甘南县 | 安远县 | 绍兴县 | 西丰县 | 通辽市 | 漾濞 | 河南省 | 盖州市 | 澜沧 | 卫辉市 | 大厂 | 萝北县 | 峨眉山市 | 壶关县 | 界首市 | 鹤山市 | 屏东县 | 清流县 | 郸城县 | 常宁市 | 郴州市 | 荣成市 | 孝义市 | 通道 | 和平县 | 将乐县 | 长阳 | 洛阳市 | 乌海市 | 西畴县 | 瓦房店市 | 泾源县 | 固镇县 | 盐亭县 | 蓝田县 | 鞍山市 | 东明县 | 陆川县 | 施秉县 | 庆阳市 | 吴旗县 | 九龙县 | 新蔡县 | 肇州县 | 黄龙县 | 宝丰县 | 津南区 | 宁乡县 |